陈建平:推动电子商务市场监管社会共治进程的

时间 :2020-12-29点击 :栏目 :电商政策

导读:

  2020年12月19日,北京大学电子商务法研究中心年会在北京召开,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监司陈建平先生应邀参会。在“分论坛4:互联网竞争政策”的主题报告环节,陈建平先生以“推动电子商务市场监管社会共治进程的一种尝试——创新市场监管互联网电子数据证据管理”为题进行报告。他指出,“在线取证”成为监管部门和消费者的共同痛点,但市场监管“在线取证”研究已经取得突破,并对下一阶段的研究工作提出设想。

 

  (以下内容根据会议现场速记整理,并经演讲者确认无误后发出。文章内容仅代表发言嘉宾的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机构意见,相关责任由发言嘉宾自负)

 

 

推动电子商务市场监管社会共治进程的一种尝试

——创新市场监管互联网电子数据证据管理

陈建平 |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监司

 

各位专家,各位来宾:

 

  首先,感谢北大法学院薛副院长的邀请。今天我只讲一件小事。在北大法学院电子商务法律研究中心2019年会上,我吹了一个“牛”:市场监管部门努力将法律赋予电子商务消费者的维权权利,以便捷、便宜的方式,推送到消费者点击鼠标的食指、触摸屏幕的拇指。这个“牛”看来快要兑现了。

 

  过去一年,我们采取了竞争性方法开展了“在线取证”方法研究。一方面,市场监管总局委托福建省市场监管局进行独立研究,另一方面,总局网监司召集部分地方网监骨干,与专业研究机构、网络科技企业、相关大学合作开展并行研究。鉴于漳州市局将代表福建省局进行专题发言,我着重就网监司并行研究的进展情况进行以下交流。

 

  第一部分:“在线取证”是监管部门和消费者的共同痛点。,“在线取证”已是广义电子商务监管的难点之一。一般认为,我国电子商务大致于2009年前后进入“云时代”,基于物理介质的电子数据“离线取证”已不适于“云时代”应用场景。至少在电子商务监管领域,“离线取证”从此开始降为次要地位。进入移动互联网阶段后,至少在电子商务监管领域,“在线取证”已升至主要地位。其中,监管主要涉及电子商务经营者通过互联网公开传播的“在线”经营信息,办案主要涉及“在线”经营信息、间或涉及“离线”经营信息。目前就广义电子商务监管整体而言,行政执法机关尚未突破“在线取证”的瓶颈。

 

  其二,“在线取证”是市场监管和消费者的共同痛点之一。一方面,由于缺乏有效证明力的“在线取证”技术,以及缺乏符合法律精神的“在线取证”证明标准,市场监管部门的“在线取证”遇到了瓶颈。另一方面,消费者维权的“在线取证”也遇到了瓶颈。电子商务消费者遇到侵权后,自行“在线取证”~太难!委托“在线取证”~太贵!不信?你试试!自行诉讼维权~真麻烦!小额维权诉讼更~麻烦!不信?你也试试!

 

  第二部分:市场监管在线取证研究取得了突破。其一,先介绍初步研究成果。一是初步厘清了命题的内涵与外延。其中,将“在线取证”修正为互联网电子数据证据管理(涵盖取、存、用三个环节);明确了取证主体~市场监管部门;明确了取证对象~境内电子商务经营者通过互联网公开传播的涉嫌违法经营信息;初步明确了取证方法~借助市场监管部门自建互联网电子数据证据管理技术系统。二是初步提出了证明标准的基本原则及其应用准则。其中,初步提出了证明标准的基本原则~“可校验的技术自证与可校验的管理自证”。当然,这太粗糙了,需要由我们的合作方~人大法学院双人组合(熊丙万副教授—邓矜婷副教授),在深入研究的基础上创造性地提出适用的证明标准。初步提出了部分应用准则,主要包括并行取证的获取准则(主辅并行、异址同时)、与端无关的操作准则(只发指令、无需技能)、统一规范的用证准则(分类规范、简繁兼顾)、全程可溯的管理准则(全面监控、处处留痕)。

 

  其二,再说说阶段工作设想。第一步:开展并行地方试点。从2021年上半年开始,总局将选择部分地方市场监管部门,并行开展互联网电子数据证据管理的实验性试点,并应兼容不同的技术路线。第二步:平行制研究行业标准。借助并行实验性试点,委托中国标准化研究院研究、制定“市场监管行业互联网电子数据证据管理标准”,当然会吸收福建省局和北大法学院的研究成果。需要说明的是,开展此项研究会遵循传统采取开放模式。第三步:择机制定国家标准。待“市场监管行业互联网电子数据证据管理标准”实行一年后,开始研究、制定相应的国家标准。

 

  第三部分:推动电子商务市场监管社会共治进程展望。这部分内容与我去年的“吹牛”有些关系。一方面,支持网络科技企业发展“to C”的互联网电子数据取证服务。在市场监管部门应用不低于行业标准的取证技术实施监管的同时,支持不同的互联网科技企业提供便捷、廉价、差异化的互联网电子数据取证to C服务。当然,其采用的标准中期不宜低于“市场监管行业互联网电子数据证据管理标准”,长期宜远高于“互联网电子数据证据管理国家标准”。另一方面,鼓励律师事务所与互联网电子数据取证服务企业开展合作,以促进电子商务领域消费维权集体诉讼,推动电子商务监管社会共治的进程。

 

  我相信,电子商务活动中一件坑人坏事不会只侵犯一个消费者的合法权益。如果有了多元化的“在线取证to C服务”,“只有做坏事的人才知道坑了多少人”的情形就会扭转。我期望不久以后的场景是:消费者遇到电子商务消费侵权时,除了通过现行有效渠道维权之外,还可选择中意的“在线取证to C服务”,并能迅速收到、确认某个律所发来的《委托书》,然后,就等着集体诉讼的应有结果吧。那一天来临之后,那些在互联网上坑人的坏人,以及明知坏人坑人还为其提供方便的人,就会陷入“人民战争”的汪洋大海!

 

  谢谢!



     文章来源:安徽省电子商务公共服务平台


 


安徽省相山区电子商务服务中心
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我们




集综合信息、政策咨询、人才培训、产品设计及网络营销 网商网店孵化、农产品网销、技术服务等功能于一体的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体系